精彩小说尽在MC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予尔慕爱全章节阅读

>

予尔慕爱全章节阅读

陆予之 著

沈清茉 现代言情 陆予之

以沈清茉陆予之为主角的现代言情《予尔慕爱》,是由网文大神“陆予之”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桥上,小汽车亮起的尾灯,猩红又明亮,像是照耀暗夜的星星,接连成一片,又像是独独为高空中摩托车上的一对璧人点亮星河“摩托车很浪漫,一次只能送一人”曾经,林乐辰将这当做表白的话语,郑重其事的告诉沈清茉,却得了她一个白眼,和一句抢白,“那下次可以换不同的人”林乐辰被呛,一点也不恼,只笑得一脸灿烂,“如果是我,我不换”车流动了摩托车灵活的七拐八拐,很快从陆予之视线中消失他和朋友约在南山一处会所......

来源:2c   主角: 沈清茉陆予之   更新: 2023-06-09 19: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予尔慕爱》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陆予之”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车流动了。摩托车灵活的七拐八拐,很快从陆予之视线中消失。他和朋友约在南山一处会所谈事。当他驶上江南立交时,却再度发现,沈清茉的长发又翻飞在他前方...

予尔慕爱第80章

桥上,小汽车亮起的尾灯,猩红又明亮,像是照耀暗夜的星星,接连成一片,又像是独独为高空中摩托车上的一对璧人点亮星河。
“摩托车很浪漫,一次只能送一人。
曾经,林乐辰将这当做表白的话语,郑重其事的告诉沈清茉,却得了她一个白眼,和一句抢白,“那下次可以换不同的人。
林乐辰被呛,一点也不恼,只笑得一脸灿烂,“如果是我,我不换。
车流动了。
摩托车灵活的七拐八拐,很快从陆予之视线中消失。
他和朋友约在南山一处会所谈事。
当他驶上江南立交时,却再度发现,沈清茉的长发又翻飞在他前方。
很快,陆予之跟在那辆春风 SR250 之后,上了南山双向单车道的盘山公路。
山路弯道颇多,陆予之看了看时间尚早,没有逆行超车,慢慢行在摩托车后。
路灯静静的照亮着山道,路上没有行人,对向只偶尔驶过一辆车,卷起一阵风又很快平息。
道路蜿蜒,似乎永无尽头。
天地间,只剩一车两人。
爱的女人就在自己身后,和自己紧紧相拥。
这一刻的静谧,让林乐辰心生欢喜,满心缱绻。
他觉得沈清茉亦应如是。
沈清茉此刻,却只想通过极限速度,用一场酣畅淋漓的飙车,将升职纷争带来的负面情绪全部甩掉。
到了宽阔地带,林乐辰靠边停车,从前座下来,比着手势跟沈清茉交换了位置。
陆予之远远落在后面,似乎不想打扰到两人。
戴着头盔听不见彼此讲话。
换好位置,沈清茉和林乐辰默契的击了下掌,林乐辰轻扣了扣她头盔,示意她速度不要太快。
沈清茉比了个 ok 的手势,腿向后一伸,如飞燕一般跨上摩托,林乐辰跟着坐在后座,抱紧了她。
沈清茉上半身低伏下去,她反手拍了拍林乐辰,示意她要启动了。
那辆春风线条流畅的切入道路,瞬时就飙了出去。
加速。
一个漂亮的压弯,摩托车尾灯消失在山路拐弯处。
陆予之在路边停下。
他打给朋友,得知朋友刚到山脚。
山路静悄悄的,没车也没人。
他推开车门下来,走到路栏旁站定。
山下,城市灯光影影绰绰。
山上,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无比的长,长长的拖在身后,甩也甩不掉,在这寂静的山中,显得有那么丝落寞。
山里的空气清凉湿润,不由分说的灌满他的肺,那丝丝的凉意,向他的四肢蔓延去。
站了好一会儿,手脚有些冰凉,他重又上车开走。
天地一片宁静。
会所就在前方,砖红的建筑藏在郁郁葱葱的绿化中,坡屋顶露出一个黑色的角来。
转过这个弯就到了。
会所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摩托车,沈清茉跨坐在上面,手里抱着头盔。
她仰着头,头发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歪歪扭扭贴在她面颊,她眼神炽热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林乐辰站在她面前,将她汗湿的头发理到耳后,他双手撑在座位上,半低了身子,低头下去看着她。
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林乐辰睫毛扫过她眼眸,有一丝丝痒,沈清茉嘴唇动了动,正要开口说话,林乐辰吻住了她。
两个年轻人速度与激情碰撞后的热吻,缠绵悱恻,就这么落入刚转弯过来的陆予之眼中。
猝不及防,毫无准备。
哐当一声。
陆予之滑下车窗往外看,一个羽毛球筒被碾碎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碎裂的感觉延伸到了他心上,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
他快速打了方向盘,目光比车头调转更快,开进大门缓缓开启的会所。
第二天。
基德。
陆予之一早到了公司,他需要了解林场案子前期准备进度,以确定对接时间。
他让袁林去叫沈清茉。
没过会儿,袁林敲门进来,“边总,苏经理今天早上请了一个小时的假,要十点才到公司。
陆予之印象里,这是沈清茉第一次请假。
昨晚静谧的山中,发动机滚烫的摩托车上,沈清茉和林乐辰的那个吻,不知怎的闯入他脑海中来。
他微微垂眸,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
袁林转身出去,关上门的刹那,他皱了皱眉,他觉得今日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一细想,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他走回自己座位,认真工作。
而此时,沈清茉正在西南医院住院部陪着笑脸好话说尽,终于将她囊肿手术排期的通知电话改成了简源源的号码。
她很快就要去林场,而排期通知也就是近期。
林场信号不好,要是电话打不通,错过通知,她就得重新排,一等又得好几个月。
她苟且得留着这条命好拼命呢。
沈清茉潇洒的想。
简源源早下了夜班,在自己办公室等沈清茉。
两人一起往外走。
简源源知道她这个“拼命苏的性格,多说无益,反正快要手术了,她难得的闭了嘴,安静走着。
沈清茉心里却另有其事,她挽着简源源胳膊,问她,“我哥,你考察清楚了么?
简源源嘴角微微上扬,“考察着呢。
她又补了一句,“挺好的,其实。
简源源这话说得有些含糊。
“我哥那人……沈清茉想起他哥说的,“我和简源源挺合适,苏哲奔着结婚的目的,沈清茉也相信他哥绝对是个负责任的人,但是婚姻是人生大事。
她想了想,半开玩笑的提醒简源源,“考察个三五载,再下结论也不迟。
沈清茉话刚说完,就见简源源脸上有丝娇羞的神色。
“三五载?
苏哲的声音传来。
沈清茉侧头就看见一旁的苏哲。
医院大门口处,苏哲一脸倦色,显然已等了好一会儿。
他看了沈清茉一眼,转向简源源,声音和缓许多,“今天这么晚下班,累吗?
“不累。
你又通宵了?
美股那边又有动荡?
你等了多久了?
简源源满心满眼都是心疼,一通发问,忘记了自己也才刚刚熬了一个通宵值班。
沈清茉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她挽着简源源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叫了声“哥。
她拉过简源源,“源源为了等我,才出来迟了。
看着简媛媛面露忧色,沈清茉心里微微叹气,宽慰她,“没事儿,我哥那工作,他早习惯了。
简源源不再说话,有沈清茉在,她不好多问,只用眼神询问苏哲,是这样吗?
“嗯。
苏哲回应了她,让她放心。
他上下打量沈清茉,见她气色尚可,说话中气十足,想到她刚才拆自己台,拿话抵她,“手术做完了?
“快了,快了。
沈清茉打马虎眼,拉着简源源就往前走,“我们还没吃早饭呢,走,前面有家店做的小面很好吃。
重庆人的胃从早到晚都泡在红汤里,三餐所食大抵都是又麻又辣。
三个人要了麻辣小面。
店家早上现做的胡辣壳油,黏在一根根筋斗的小面上,又辣又香。
沈清茉吃了两口,觉得畅快,正想着怎么当着源源的面敲打敲打苏哲,就听她哥问她,“今天去医院检查?
“嗯。
沈清茉低头吃面。
“检查结果?
苏哲放了筷子,向她伸出手去。
沈清茉哪有报告给她哥看,知道骗不过苏哲,实话实说,“我来问手术排期的事儿。
苏哲放下手去,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沈清茉被他盯得发毛,她想了想,这是她哥,不是外人,她索性也放了筷子,“有个江黔区林场的评估案,我可能得在那里呆上半个月,林场信号不好,我怕错过通知。
“那你还接?
苏哲有些不悦,他重复了一遍,“林场?
“这不止是信号不畅的问题吧?
临近手术了,你还要去野外,你身体吃得消?
突发什么状况,怎么办?
他语气加重,“是你命重要还是案子重要?
简源源一听,忍不住看了沈清茉一眼,有些没好气。
沈清茉近来按时吃药,准时复查,但是总觉得胸口隐隐作痛,越来越不舒服。
但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现在还在常刚的黑名单里。
她这样想着,端起面汤喝了一口,葱花香气盈了满嘴。
“要是能不接我也不想接。
她放下汤碗,“边总前脚刚给我升了职,后脚提到这个案子,我能不卖面子吗?
小面味道有点重,简源源端了面汤碗,吹了吹,正准备喝,苏哲伸手拿过放去一边,顺手将自己那碗没动过的豆浆推到简源源跟前,“面汤含碱,对你胃不好,喝豆浆。
简源源“噢了一声,拿起豆浆喝,动作自然。
沈清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垂了眸,将刚才想要敲打他哥的话都放回肚子里。
“为什么不能不接?
苏哲知道沈清茉固执,难免担心她,“你不是机器,你也有极限的。
“没有边总力挺我,我升职不了。
沈清茉说出自己的理由。
简源源问,“如果你不接,老板会安排别的人来接吗?
沈清茉想了下,基德目前还真没有更合适的人,她摇了摇头。
“陆予之给你设了个套,你中了他的套。
你升职是基于你的工作能力和业绩。
和你接不接林场的案子,这是两件事。
苏哲分析给她听。
他将面吃完,拿纸擦了嘴,“可陆予之却让你错觉,你能升职是因为他力挺,所以,你必须对此进行回报。
他冷静凌厉,“如果公司所有的考量都是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那么必然会有各种方法,来让你主动积极的完成自我剥削。
而你还将这种自主剥削,归于自我价值的实现,或者是,要对老板进行回报。
看简源源把面吃完了,苏哲站起身准备送她回家,他对正在沉思的沈清茉说道,“连对我都要考察个三五载,你也别那么快就信任陆予之。
我看,你这位现老板可是比前老板城府深得多!

《予尔慕爱全章节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