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玉 宝儿《我的王爷夫人有点凶!》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我的王爷夫人有点凶!

小说:历史

作者:码字的小左哒

角色:姜玉 宝儿

简介:【架空】【轻松】【爽文】【种田】【暧昧】【简介短小无力,请看正文】又名《开局叫了老婆一声爹》《放开那个长公主,让我来》《要不把王府卖了还债吧》苏长安每次惹事,都会振臂高呼,义愤填膺道:“我夫人可是堂堂淮安王,为朝廷打过仗,流过血,立过功,你怎么能跟我这个功臣之夫计较呢?”众人捏着下巴,缄默不语:功臣之夫?算了,于国有功之人,不与之计较。苏长安:“拿来吧你……嘿嘿嘿。”

书评专区

我的王爷夫人有点凶!

《我的王爷夫人有点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元庆十三年春,雨渐歇,盛京城的梨花白了又白。

它白了又白,总之很白,非常白,超级白,无敌白!

雨打芭蕉,春雨间歇…(词穷)

盛京城多树,一些是槐树,一些不是槐树。

(景物废话描写,整段划掉……)

“三宝,这酒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过来尝尝,真不骗你。”

“宝儿,宝儿……”

说话略显轻佻的是位身穿大红喜袍,胸前还挂着一朵大红花的青年男子。男子五官柔和,一股子书生气。

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是拿笔杆子的命,双指探穴想来也是一把好手。

如今这手却在摆弄桌上的玉瓷酒壶,倒出一杯淡红的酒液放在鼻间嗅了嗅,味道很淡。

不知道是什么果子酿成的。

大抵是樱桃?也不是很确定。

男子摇摇脑袋,张嘴试着稍微抿了一小口,舌苔味蕾瞬间炸开。

一股酸甜的味道直冲面门,很是上头。

忍不住多贪喝了几杯,脸色渐红。

半个时辰前,在破产边缘反复横跳的小商人苏长安魂穿来到这个名叫“离朝”的封建王朝。

苏长安记得前一秒还在酒局上应酬,给别人当孙子似的倒酒说好话,只为自己即将破产的公司缓上一口仙气。

这下一秒便出现在一间实木打造的包厢里。

一打听这里是樊楼,乃是盛京城最大的饭庄酒肆!

苏长安把胸前碍事的大红花随手扯掉扔在地上,心里有些忿忿不平。

怎么别人穿越,一醒来不是在龙床上对着某某漂亮贵妃一顿可劲地造,就是在欺负楚楚可怜的良家小寡妇,要不就是在青楼里搂着花魁亲嘴……

苏长安呢……要看着一个被人揍成猪头模样,自称跟班的三宝。

三宝貌丑,大鼻子小眼睛,面黑如炭,关键还是个小胖墩。

整个人看着也不太机灵的样子,看官体验着实不太好。

见新婚姑爷苏长安还在喝酒,府里的老人三宝气不打一处来。

他上前抢过苏长安手里的酒壶,抱在自己怀里,十分着急地说道:“姑爷,您快别喝了,您该想想一会儿回去后该怎么跟王爷交代……”

苏长安十分不满地咂咂嘴巴,回味樱桃酒的滋味,随手拾起桌上的一张欠条看了看,上面写着:

【元庆十三年,三月二十七日,淮安王府,苏长安赊欠樊楼三千两白银!】

上面还有苏长安的落款和红戳。

“你是说这个?”苏长安晃了晃手中欠条,看向三宝询问道。

三宝抱着酒壶,点头如捣蒜!

王府本就不富裕,府里过的是清汤寡水,好几天才能看到肉沫,姑爷倒好,这大婚之日不好好在府中陪宴宾客,却跑出来请些不三不四的人吃酒。

一顿酒席就要花去白银三千两,还害的自己也被白白打了一顿,这脸现在还疼着呢。

苏长安毫不在意,翘起唇角开玩笑似的说道:“好说好说,不就三千两吗?把王府卖了不就有了。”

心说好歹也是王府,正儿八经的王公贵胄,岂会三千两都拿不出来。

苏长安上前抢过三宝怀里的酒壶,并且将欠条拍在他的脑门上让他收好。

怎么着,也不能被人安上“欠钱不还”的帽子!

商人这点信誉还是有的……苏长安自认为自己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就是时运不济,再加上生不逢时,所以他败了。

提着酒壶摇摇晃晃地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

一股清风灌进来,眼前景色豁然一亮。

这樊楼竟然是建在一片湖泊上!

几十根大粗红漆柱子稳稳当当地扎进湖里,屋檐四角向外高高翘起,像燕子展翅。

檐下还挂着拳头大小的青铜铃铛。

风一吹,声音悦耳动听。

红墙绿瓦,招牌幡子自高处垂下。

有风不时自远处掠过湖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水纹,惊动湖中鱼儿。

如今正值深夜,月圆渐亏,应是后半夜。

可瞧着楼下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群,这古代的夜生活兴许才刚刚开始。

这会儿酒瘾上来,苏长安干脆也不用酒杯,学着江湖上的潇洒刀客,仰喉噙住壶嘴,灌了满满一大口。

这时候,穿越人士通常会发出豪言壮语。

比如“娇妻美妾,倜傥风流的小日子,我某某某来了。”

再比如“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我要这天下尽归我手!”

这种类似的中二台词屡见不鲜。

苏长安也觉得自己应该随大流一次,于是举杯邀月,轻声呢喃道:“请问,在古代娶很多老婆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我要娶十个!”

……

……

三更时分,夜色浓重。

打更的梆子声在街上响起,悠远漫长。

淮安王府坐落在永宁坊清水街。

偌大的一处庄园子,有山有水,府里楼阁亭榭无数,是陛下新赏赐的宅子。

苏长安扶着车辕踉跄跳下马车,险些一头栽下去。

这要是一头栽死过去,可就太划不来了。

现在他有些后悔喝醉,这会儿酒的后劲上来,走路开始东倒西歪,连眼睛都快睁不开。

他抬头眯眼望向高处悬挂的“淮安王府”匾额,一时笑的嘴巴都合不拢,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瞧瞧这王府!

多气派!

日后自己作威作福,欺辱良家……呸呸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时,一报淮安王府的名头,对面小泼皮岂不是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没别的,咱背后有王府撑腰!

这个时代除开皇帝老子和皇帝老子的儿子,还有皇帝儿子的儿子,还有谁能压得住王爷。

这就是权势所带来的先天性优势!

在古代,地位决定一切。

少倾,三宝扶着脸颊红润苏长安进入王府。

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楼前是王爷新开的花圃。

几个花架子上的花竞相开放,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姑爷,王爷在里面等您。”三宝把苏长安小心搀扶到小楼门口,低声说道。

苏长安扶着门框勉强站稳,拍拍三宝的肩膀打了一个酒嗝,口中含糊不清:“好。”

三宝走后,苏长安在门口使劲摇摇脑袋,清醒一点才进门。

进门一看,这一楼像宴客厅。

主位上摆着一张方桌,两边各设置一把太师椅,余下分列条椅,地上铺的是深蓝色的地毯,踩上去软软的。

除此之外,厅堂正中央的架子上摆放着一杆银枪!

约摸有一丈二之长,枪身笔直刚劲,枪尖闪着寒光。

是一把真家伙!

想来自家老大人还是个武将……苏长安看罢,心里暗自嘀咕两句,自顾自地上楼。

“乖乖……”

一上楼,苏长安忍不住张嘴惊呼一声。

眼前这屋子竟是古代婚房的布置。

大大的喜字贴在窗户上,红窗帘,红帷帐,床上还撒着桂圆红枣,寓意早生贵子。

桌上点燃着红蜡烛,还有一杆秤,两杯合卺酒。

再低头一看自己身上这身装扮。

他明白过来,原来今天是自个成亲!

这敢情好,都省的谈恋爱,直接送入洞房!

今晚……嘿嘿嘿。

单身二十几年,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就是不知道小娘子模样生的如何?

丑的可不要。

“回来了?”

正想着,背后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屋中的苏长安强忍醉意,回头摊开双袖,都没看来人一眼,直接弯腰学着古人作礼,喊道:“爹!”

门口背手站立的淮安王姜玉身穿大红喜服,头戴朱钗,双唇娇艳,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爹”。

一张明艳俏脸急速涨红,咬着贝齿,羞愤不已。

最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看来酒还是没醒!”

“砰!”

“啊!”

接连两声,淮安王姜玉动作利落地撩摆走出房间。

PS:恭喜你,看完了第一章,不容易,给你点个赞!

题外话:本宝宝写这本单纯就是为了自嗨。

本书主打日常,情感,多女主(懂的都懂),无脑搞笑。

原创文章,作者:码字的小左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czsgj.com/xiaoshuo/1842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