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山村:修仙小农民最新章节,纪小棠 小棠全文阅读

小说:桃源山村:修仙小农民

小说:都市

作者:烽吾青

角色:纪小棠 小棠

简介:(桃源山村+都市修仙+慢热+种田+空间+日常生活+校花)本书是传统的慢热型种田文,生活日常+桃源乡村+都市修仙文;属于那种慢慢来代入看,才有意思的文。纪小棠离回到乡村创业,意外得到了古代仙门的传承。只要修炼,地里栽种的水果、蔬菜、药材,竟然统统发生变异,乒乓球大小的葡萄、足球大小的苹果、车轮那么大的西瓜、一棵大白菜长到一米多高、黄瓜比胳膊还粗、南瓜还成了精,我的天啊!我发财啦!

桃源山村:修仙小农民

《桃源山村:修仙小农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星夜寂寥,除了微风拂动草叶的窸窸窣窣,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

吃过晚饭的纪小棠独自躺在自家药田的田埂上,沐浴着春风,软草作垫依托着身子,手臂枕于脑下。

这是一个很惬意的场景,他也摆着很舒服的动作,然而他此时的眼神却有些空洞。

那样子看上去是在仰望漫天的星辰,实际两只眼里根本没有焦点,神光涣散,透着一股子迷茫,甚至绝望。

纪小棠此刻的心情的确没什么希望可言。

他下午刚挨过一顿毒打,鼻青眼肿的一张脸就是最鲜明的象征。

……

大半年前他的舅舅不幸罹患绝症,为了治病,不仅掏空家底还欠下了一笔非法的贷款。最后病没治好,人终究走了,债却还在,那帮人上门找到了纪小棠的外公外婆要钱,老人家年事已高,既拿不出那笔数额不小的钱,也禁受不起暴力催债的折腾。

纪小棠的父母不忍心两位老人受苦,便主动把债务承担下来了,而他也是不久前才得知家里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眼看着这个月又到了还钱的期限,作为受过新时代高等教育的名牌大学生,纪小棠自然不认同这种不合法的高利贷,加上家里卖了这一季度的药材也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下午他便去街上找了那帮放水的社会人。

目的很单纯,该还的钱他一分都不会赖账,但超出法定利率的高额利息,他并不打算惯着对方的胡搅蛮缠。

药田出货卖的钱刚好够付本金和一部分法律规定内的利息,如果能解决好,那是最完美的结果,家里七十多岁高龄的爷爷也不必再为此愁得饭都吃不下。

混混流氓是不讲道理的,或者他们的道理和普通人的不一样,纪小棠一开始就没想着能碰碰嘴皮子就把事情摆平,也做好了用拳头说事的心理准备。

他在学校里系统地练习过散打,水准不到专业比赛的运动员那么高,但应付这些社会闲散人员绰绰有余。事实上也有过前车之鉴,上回催收的马仔闹到家里,四五个人都被他赤手空拳打跑了,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表现得足够硬气,跟混混讲道理也未必行不通。

之后那帮人里领头的超哥提出来一个赌注,要纪小棠跟他用男人的方式聊这件事。

单挑。

若纪小棠打赢他,往后就懒得磨叽,每个月的高利息都统统免掉,按照法律规定还钱便是。但纪小棠如果输了,就要一次性把剩下的钱全部还完,还要为上次打了他小弟的事付一笔医药费。

……

想到这里,躺在田边的纪小棠懊恼地朝着自己额头猛拍一下,直骂自己是没脑子的莽夫。

人家早知道他有一挑四的身手,还信誓旦旦提出这样的赌约,分明是有恃无恐,但自己当时却一腔热血上头,愣头青似的答应了。

等真正交手他才知道,四年的散打根底,在人家面前就是小孩子的把式。那个超哥,竟然是经历过枪火厮杀的特种兵退役!

他被活活打成了个猪头,几个小时过去,浑身的淤青伤势没有消退,反而痛楚愈发难熬。

纪小棠在家人面前只是强装无碍,其实肋条都被打断了三根,左手上小臂也骨折了,躺在这里不动还好,稍微动一下便是一阵钻心的疼。

肉身的疼痛往往会带来更难抵抗的精神折磨,一点一点的,把他原本对生活仅存不多的希望,磨得干干净净。

叮叮叮叮!

田地间的寂静被一阵手机的闹铃声所撕破。

纪小棠忍痛拿出手机把闹钟关掉,看了眼屏幕上的消息,随即脸上绽开一副比哭还难看的苦涩笑容。

闹铃是一则备忘录的提醒。

恰好也是一年前的今天,他从唐城离开,是以逃离的姿态走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狼狈得就像条狗一样。

“丧家犬!”

纪小棠泄气地骂了自己一句,不敢说得太大声,因为容易扯动断掉的肋骨。

如今他已然记不得当初设置下这条备忘录的初衷了,大概是激励自己,即便回到山村也要心存志向,拼尽全力有朝一日顶着光环重返唐城?然后做个盖世英雄,驾着七彩祥云去迎娶那位姑娘?

可惜,少年人的梦往往都太稚嫩,注定要被生活的重锤捶得体无完肤。

今时今日的自己,又比逃离唐城的时候好了多少?

并没有,丝毫没有,一点都没有!

纪小棠回到山里时也曾踌躇满志,不顾村里人看着他一个名牌大学生回来当农民的流言蜚语,决意哪怕当农民也要当一个很了不起的农民。而这一年,凭借大学时所在农林相关专业的知识,他也真的将全家的田地收入照往年翻了一倍,按照他十几个日夜筹谋好的计划,明年他就能攒够一百万,然后用这一百万去做更多的事。

家人突然向他坦白舅舅生前欠下的债务,像极了一记迎头而来的响亮巴掌,也像顺着天灵盖泼下的一盆刺骨的凉水。

一切都乱套了,他计划用来租别人闲田拓展规模的钱,还债用了;要培育高贵类药材的本钱,还债用了;想建立稳定销售渠道用来打通关节的资金,也还是拿去抵债了。

规划好的生活成了一摊烂泥。

纪小棠不怨舅舅,当时真是山穷水尽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活命有什么错?

但他毕竟只有二十几岁,被生活三番五次地这么搞心态,便有些累,有些喘不过气来,有些折腾不动了。

下午他之所以答应那个单挑的赌约,并不是他对自己的拳脚功夫信心爆棚,抑或单纯地止不住热血沸腾,而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拒绝不了铤而走险的诱惑。

一分钱尚且难倒英雄汉,十几万难倒一介农民当然轻而易举。

赌输的结果就是,纪小棠这辈子或许都不能回唐城再看那个姑娘一眼,要娶她就更是天方夜谭,人家出身名门,他连种个地都种不出名堂,凭什么娶?

原创文章,作者:烽吾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czsgj.com/xiaoshuo/1842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